张港信息门户网>社会>打开艾滋防治第一道门:扩大检测,尽早诊断

打开艾滋防治第一道门:扩大检测,尽早诊断

发表时间:2019-11-02 14:34:43

2018年底,当国家卫生计划委员会宣布当年艾滋病疫情时,细心的人发现数据再次上升。

今年,全国艾滋病病例数为65,779和19,107人死亡,而一年前分别为57,000和15,000人,是近年来增长最快的。据此,人们得出的结论是,艾滋病的流行越来越严重,似乎已经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

但是真的这么严重吗?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首席流行病学家吴尊有不同意见。他认为病例数量的急剧增加并不意味着更多的人被新感染,而是意味着许多没有被发现的老年患者已经被诊断出来。近年来,受检测人数的增加导致艾滋病毒疫情上升,这恰恰是好消息。

“艾滋病患者没有任何症状。如果你不检查和诊断,你就不会发现问题。”正如吴尊友所说,检测是面对艾滋病的第一扇门。

与流行性感冒和肺结核等传染病不同,艾滋病感染症状是隐蔽的,难以发现。

侵入2-4周后,只有部分感染者会出现发热、咽痛、胃肠不适等症状,这些症状很容易被视为偶尔出现的轻度感冒、咽炎或胃肠感染。当典型的艾滋病症状出现,随后是6-8年的无症状期时,寻求治疗通常为时已晚。

因此,与寻找症状相比,高风险行为发生后及时发现并及早确定感染与否,可以更好地治疗人工智能并与之共存。

2017年,中国大陆接受艾滋病毒感染检测的人数增加到2亿,仅五年时间就翻了一番。与此同时,感染艾滋病毒的人数和接受治疗的人数也有所增加。后者增长更快,五年内增长了两倍多,2017年达到61万人。

“扩大的检测发现了更多的感染者。接受治疗的感染者越多,患者的寿命就越长,从而使感染者的总数增加。这应该是防控工作的成效。”吴尊有说。

2014年,UNAIDS提出了“90-90-90”目标,即到2020年,90%的感染者知道自己的感染状况,90%的确诊感染者接受抗病毒治疗,90%接受抗病毒治疗的感染者病毒得到抑制。其中,通过检测了解前90%的感染尤为重要。

同样,扩大检测以让更多的人知道他们的感染也是第31届世界艾滋病日的主题。作为艾滋病防治的第一道大门,如何让更多的人准确、良好地检查将是终结艾滋病的步伐。

2019年初的晚上,国家卫生委员会办公厅的一份繁文缛节开始在互联网上流传,这让人们感到特别不安。

题为《关于暂停上海新兴制药有限公司相关批号人免疫球蛋白静脉注射的通知》的通知显示,江西省卫生监督委员会疾控中心发现上海新兴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人免疫球蛋白静脉注射液(批号:20180610z)中检测到艾滋病毒抗体

由于艾滋病毒抗体只能在感染者体内产生,医疗领域的许多人推测血液采集和检测过程中出现了错误,导致感染者的血浆被混入生产线。

由于艾滋病毒感染的风险在注射入人体后无法完全消除,该通知要求各地立即暂停使用并封存这批产品,以密切观察患者病情的变化。早些时候,在毒品问题得到解决之前,使用该产品的婴儿被发现艾滋病毒呈弱阳性。

消息传出时,一片哗然。人们似乎突然回到了20年前血腥的艾滋病时代。

现在,随着内地不断打击有偿献血,提高血液制品的监管标准和检测程序,艾滋病毒/艾滋病的发病率很低。

一名血液制品从业者告诉《凤凰周刊》,血液制品的采血过程比血库的献血更严格。采血前,献血者必须通过艾滋病、梅毒、乙肝等检测。血浆采集还需要经过90天的检疫期才能投入生产线。在生产过程中,必须对其进行灭活和再次测试,以确保安全。

"只要一袋(血)不合格,整批都将报废."消息来源说。

有些人推测这可能是由窗口期引起的。

在医学上,病原体感染和检测之间的时间称为窗口期。28天是大多数艾滋病毒感染者的窗口期,在此期间,艾滋病毒不断刺激免疫系统产生抗体,但由于后者的数量很少,很难被检测到,导致可能遗漏感染者。

如何缩短窗口期,更早、更准确地发现感染一直是艾滋病检测中的难题。

“病毒入侵后,人们产生抗体的速度或快或慢。如果检测到抗体,在检测到高风险行为后的2-4周内才会检测到,但如果我们观察病毒本身的成分,那就更早了。”一种解决问题的新方法叫做核酸检测。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预防中心参考实验室主任姜岩表示,与传统抗体检测方法相比,核酸检测方法具有更高的灵敏度。由于直接艾滋病毒筛查不需要等待抗体产生,因此窗口期可以从几周缩短到10天,大大降低了感染风险。

2015年,全国卫生和计划生育大会指出,全国血站核酸检测的全面覆盖将在一年内基本实现。其中,核酸检测实验室应根据艾滋病防治重点领域的实际情况进行规划和设置。

同年,修订后的《国家艾滋病毒检测技术规范》也将核酸检测作为艾滋病毒感染和急性及晚期感染者诊断的补充实验。同时,服药治疗的感染者也可以通过这种方法监测治疗效果。

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随着核酸检测的全面覆盖,通过输血和血液制品传播的病例已接近零,输血传播基本受阻。

虽然有窗口期较短的核酸检测方法,但传统抗体检测方法目前仍被广泛使用,并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的推广。这种方法用于市场上现有的各种快速检测试剂盒。快速、方便和私密是其最突出的优势。

在电子商务平台上搜索“艾滋病毒试纸”,月销售额最高的是广州的一家连锁药店,月销售额超过2万盒。

评论数量最多的是成都的一家私人药店,收到了162,782条评论。在过去的一年里,该药店已经销售了近180万盒艾滋病快速检测试剂盒,这些试剂盒连接了近300公里,相当于北京和天津之间的距离。

在评论中,人们沉浸在未受感染的测试结果中,分享幸存者的快乐,并告诉幸存者作为一个“以前的人”要“自我清理”和“不要互相捣乱”。最后,他们必须感谢上帝的祝福。

2010年,随着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艾滋病防治工作的通知》提出扩大监测和检测的覆盖面,最大限度地发现艾滋病毒感染的重点,快速检测试剂盒作为“使用快捷简单,提高检测可及性”的方法之一,被允许登陆电子商务平台。

作为第三类医疗设备,艾滋病快速检测试剂盒的管理非常严格。只有具备相应资质和储存要求的药店才能出售。截至2017年底,中国内地拥有此资格的药店不到30家。

目前,市场上最容易买到的快速检测试剂盒主要是血液和“唾液”试纸,这并不难操作。只要按照说明书的要求收集少量指尖血液或口腔样品,放入长方形试剂盒中,等待10-15分钟,结果就会知道。许多医疗机构和社会组织在开始筛查感染者时也使用这种方法。

测试结果相似:两个条是阳性的,即疑似感染,一个条是阴性的,基本上消除了风险。说“可疑”的原因是当试卷质量差、存储不当或操作不当时,结果可能是错误的。

在实际工作中,江妍遇到了许多因操作不当而导致不正确结果的案例。

例如,许多人错误地认为只有唾液可以判断他们是否被感染。有些人只是用舌尖随便舔一下取样器,然后插入试纸进行测试,而另一些人则害怕唾液分泌减少。他们在测试前喝了太多的水,反而稀释了测试浓度。

事实上,“唾液”试纸的学名是口腔粘膜渗出物诊断试剂盒。采样器需要紧紧地附着在牙龈沟上,并且只能分别上下刮三次才能检测到。然而,由于绝大多数感染者的唾液中不存在艾滋病毒,错误的检测方法只能获得假阴性结果。

由于人们需要自己采集血液,血液检测试剂盒中也有更多的雷区。

江妍回忆说,一名测试人员带着验血箱的照片前来咨询。在显示结果的长条上,只能隐约看到两条条纹。一条非常清晰,另一条隐约可见。测试者怀疑他是弱阳性。

然而,江妍仔细观察发现药盒上有大块暗红色血迹,而且血迹已经凝固。“看看血液的颜色,(检测时间)至少超过24小时”,但大多数血液检测不会超过30分钟。

只有经过几次询问,我才知道这已经是测试后两天拍的照片。由于检查员太紧张,担心结果不准确,他在验血后一直仔细观察,没有思考。随着时间的推移,测试结果逐渐从一个小节变为两个小节,这就犯了这个错误。

江妍认为,目前快速检查不等于自我检查。当结果用完时,如何让公众购买和使用它将是准确的。仍然有三个步骤需要去制定一个有清晰流程的手册。评估自运行结果的准确性;并为阳性检测后的后续诊断和治疗提供转诊机制。

江妍透露,目前,四种快速检测试剂盒已经获得国际认证。“中国也在制定这样的标准,以使试剂标准化,并将快速产品转化为真正符合要求的自检产品。”

合肥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12楼是合肥市唯一的“艾滋病确证实验室”。这些样本都由医院、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血液采集和供应中心以及其他机构送到确认实验室进行最终“裁决”。

目前,大陆各级医疗机构近3万家具备快速检测能力,全国98%以上的县级机构拥有艾滋病检测实验室。其中,疾控中心和合作社会组织可以免费测试。虽然医疗机构收取一定的检测费用,但也可以通过医疗保险报销。

虽然艾滋病毒检测正在全国推广,但差距依然存在。

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艾滋病毒感染者估计为125万人,每年报告80 000例新病例。然而,仅分别确认和报告了806,000和66,000例病例,35%以上的感染者未被发现。

“我们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有些人也知道哪些地方可以测试,但他们不会来。”江妍等人曾多次尝试引入一种更方便的自主检测机制。

首先,鉴于近年来年轻大学生中艾滋病毒感染的上升趋势,他们设计将免费检测包放入学校医院,以便学生能够在不离开学校的情况下自己接受检测。然而,经过一段时间后,他们发现收到测试包的学生人数总是0。

对歧视的恐惧是绊脚石之一。

此前,《中国多重性健康报告》调查的1205名受访者中,只有60%的人发现自己接受过艾滋病毒检测。不知道去哪里测试,害怕别人认为他们滥交,担心隐私泄露,或者失去工作和学习,等等。,都是他们不想测试的原因。

即使是那些参加过测试的人,不愉快的测试经历也会大大挫伤重新测试的热情。

回顾第一次试验,杜威仍然感到关切。他所在的省会大学尚未推出校园快速测试项目。如果他想检查艾滋病,他可以在网上买一个快速检测包或者去医疗系统。

魏和图的异地恋男朋友已经约会一年多了。他想稳定这段关系,对他的男朋友负责,并给自己一个解释。他鼓起勇气去市疾控中心进行测试。结果更加权威和专业。

他不知道等待他的将是一场极其困难的考验。

在疾控中心,除了验血,杜威还接受工作人员的例行询问,包括年龄和高危行为的信息。当另一方得知他曾多次与同性发生无保护的性行为时,他立即对他大喊:“为什么你们年轻人的私生活如此混乱,你们不知道如何保持清洁和保护自己?”类似的批评持续了半个多小时,直到测试结果出来。

由于没有感染的医疗证明,杜威一点也笑不出来。

江妍等人经常听到类似的声音。他们意识到需要设计一种更加私密的测试方法。这就是高校独立测试服务机诞生的背景。

自2016年7月以来,这种特殊的自动售货机已经出现在11个省的52所大学中。除了饮料和小吃等常见商品外,还出售艾滋病毒匿名尿检包。市场零售价是298元。高校的售价只有30元。购买方法与其他自动售货机完全一样。

在白色矩形纸盒上,蓝绿色的单词“hiv”印在一边,检测过程用示意图显示在另一边。虽然这个包裹在零食中仍然很特别,但是如果不仔细观察,路人很难看透。

每台自动售货机还设有一个特殊的开口,它取代了过去测试人员放入尿样瓶的硬币更换开口的位置。学校医院每天收集两次标本,放入实验室保存,并每周一次送至疾控中心检查。

3-5天后,测试人员只需进入指定网站,在尿样瓶上输入唯一代码即可查询结果,整个过程匿名。

一旦这一举措启动,效果相当可观。

例如,2018年4月,在上海三所大学相继推出“尿液测试自动售货机”后,在不到2个月的时间里售出了59套测试试剂盒,回收了37套,其中2套被确认为阳性。

除了在学院和大学中的新尝试之外,动员关键群体发现和发现新感染者的负担更多地落在大量社会组织的肩上。

北京佑安医院感染中心性病艾滋病门诊目前有8000多名艾滋病患者在接受治疗,全市一半以上的感染者在这里接受治疗。

田原工作室是一个专门从事医院感染者后续护理的社会组织。负责人段义和志愿者每月接待600多名视察员。他们中的一些人来到酒吧、洗浴中心和其他高风险的地方进行动员,一些人从网上看到相关介绍。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有高危性行为,约5%的人最终被诊断为艾滋病毒感染。

每次,段毅和其他人都必须向视察员传播关于视察过程和日常保护的科学和知识。他们在整个检查过程中都伴随着,以消除紧张和担忧。考试结束后,将赠送一份小礼物作为鼓励。

段毅认为这种检测方法具有放大效果。“如果(测试者)感觉良好,不管他有没有问题,他都会被介绍给他周围的朋友。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来参加考试。”

除了口耳相传之外,互联网传播也推动了艾滋病毒检测相关信息的进一步扩大。

Open blued,中国最大的同性恋约会平台,您可以轻松找到在线艾滋病毒检测预约系统“快乐测试”(Happy Test),该系统可以根据用户的位置推荐附近检测站的信息。效果非常明显。

据《凤凰周刊》记者调查,北京的相关检测机构包括各区县疾病控制中心及相关部门、提供艾滋病病毒感染检测服务的医院、浅蓝色慈善组织(Light Blue Charity)旗下的几个检测点,这些检测点在地图上以“疾控中心”、“红十字会”等不同标识显示。

点击每个检测点,查看地址、电话号码、检测方法和检测说明等相关信息。然而,目前只有浅蓝色检测点可以完全披露上述信息,并提供在线预订服务。在地图上,他们的标志是“推荐”。

此外,“幸福测试”还提供了全国其他地区数十家艾滋病预防公益组织的信息,用户可以咨询他们,预约免费的艾滋病检测服务。上述组织的负责人都在右下角标有红丝带,只有经平台认证的艾滋病预防机构才能使用。他们可以在个人页面上完全披露真实信息,如组织名称、服务内容、办公地址、联系电话甚至微信号,这些都是禁止个人用户公开披露的。

然而,许多在北京提供艾滋病检测服务的社会组织还不在其中。

一个社会组织的负责人透露,为了进入“快乐考试”,当地疾控中心必须出具证明材料,但许多已经注册多年并与疾控中心系统长期合作的组织由于不明原因无法获得证明。

然而,“幸福测试”仍然有很好的结果。

2016年,来自北京、成都和青岛的用户数据显示,通过“幸福测试”的用户数量增加了78%,占测试用户总数的60%。同年,blued的机构浅蓝色慈善机构发现,在北京的四个检测点中,确认感染艾滋病毒的人数几乎翻了一番。

截至2019年初,“快乐检查”预约检测系统的访问量已超过30万次。